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我与妈妈的乱伦被姐姐发现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09-28分类: 家庭亂倫

  我百般无聊的看着电影,一边小心轻抚着妈妈下班后就没换下的细白丝袜美腿,趁着妈妈睡着的时候在手上贪点便宜。虽说平常也没少摸,不过睡着的时候偷摸也另外有一番滋味啊…坏坏的转着一些淫荡的想法,突然听到窗子外头滴答滴答的开始下起了雨。咦,姐姐还在学校哩,早上万里无云的大概不会想到要带伞出门吧?虽然雨并不大,但还是不太能够直接走回来。妈妈已经睡熟了又不好把她摇醒开车去接姐姐,那只好又是奴工出马,还是匹只会撑伞慢走的烂马…轻轻的将怀中睡得香甜的妈妈抱回了房间盖好了被子,顺便脱下了妈妈的贴身丝袜重重的闻了几下,嗯…然后就打着伞准备出门接姐姐回家。

  打着伞,在细雨之中走着熟悉的路到了姐姐的校门口,跟警卫打过招呼之后熟门熟路的就往姐姐的校舍走去。奇怪的是,一向都待在教室安静自习的姐姐,今天在我进了教室之后却找不到人。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姐姐的桌上仍然摆着参考书,挂在一旁的书包也都还在,这样人是去哪了?

  找到了同个楼层的厕所喊了姐姐,没人回答。下了楼,四处张望也看不到姐姐的身影,不安的我慌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静下心来,隐隐约约似乎能听到校园中遥远的一丛树林似乎传来些对话的声音,心急的我头也不回的淋着小雨跑向那个声音的来源,远远的就看到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正在拉扯。

  是你逼我的!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耍我的后果!

  不要!!!

  高大的男孩转瞬将女孩从校园行道上推进阴暗的树林,压在女孩身上疯狂的开始撕扯着女孩身上的衣物。听到熟悉的声音正在哭喊,双眼发红的我愤怒的狂奔而至,看准正在施暴的杂碎脑袋就是狠狠一个凶勐的勾拳。在根本没预料到会有人出现的情况下,中招的家伙整个人飞出去老远。我又迅速欺身迫近赏以一记由下至上灌注全力的踢击。喀擦一声,整个人又断线风筝般向上飞了起来。听那骨裂的声音,八成整个下巴都要碎成细砂了。落地的废物倒地不起,我又上前揪住他的衣领,积蓄了力量的右拳对准了他的脸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痛殴,把这废物扁到整个脸都溅着鲜血才又把拳头拉到最远弹射而出,把他揍到又飞出去撞在一棵树上滚下来才停止。

  制服上衣已形残破的雨心姐姐惊呆了的傻坐在地上,直到我已经把那杂碎痛宰到不成人形了,才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收拾掉杂碎的我喘息着转过身来,看到姐姐挣扎着起身,不顾刚刚狂殴别人的右手还满沾着满满的鲜血,冲上前去就把姐姐紧紧的抱在怀里。有了依靠的姐姐彷佛紧张的情绪一口气纾解了下来,依偎着我的胸膛终于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这时的雨势开始逐渐的加大,将我们全身都打得湿淋淋的。我脱下外套披在姐姐的肩膀上,搂着姐姐惹人怜爱的身躯,轻抚着被雨浸湿的发丝,此时的我,仰着头紧闭双眼,对姐姐心疼得无以复加。

  我…我不是想这样的…姐姐不断的抽泣着,连带着说话也断断续续。

  我以为他是个还不错的人,就答应他的要求只做个朋友…后来他越来越过份,要牵我的手,要亲我,要抱我,到我无法接受…避着他不见面,他就开始疯狂起来,一开始只是写信而已,后来变成天天来骚扰…然后到处跟人说我是个人尽可夫的淫娃。到我真的受不了了,决定找他说明白…就变成现在这样…说着说着,姐姐的哭声更大了,倾盆大雨也掩盖不了姐姐凄厉的哭声。心如刀割的我只是搂着雨心姐姐,轻拍着姐姐的背安抚着她。我们就这样在雨中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只有彼此。

  时间流逝着,姐姐终于慢慢的停下了哭泣,紧靠着我的胸膛,抽噎的轻轻说着:谢谢你,小弟,幸好有你,要不是你,姐姐现在…我低下头,不语的望着姐姐的脸,姐姐将双手倚在我的胸口。微微的抬起了头,然后,将小巧的嘴点在了我的唇上。

  雨点更大了。

  只是轻轻的一啄,姐姐的脸一瞬间就红了起来,然后就突然推开我整个人后退了一步,让我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

  我们走了…

  姐姐紧了紧披在身上的外套。很快的转身向校舍小跑步而去。

  从身后看去,全身湿透的姐姐身上的玲珑曲线异常的诱人,在制服裙之下,一双黑色透明裤袜包裹着的细长双腿与俏臀,更是引人犯罪。

  应该让人热血沸腾的。

  但是此刻的我一点色慾也没有。有的,只是不解的思考着到底姐姐的举动,到底代表了什么。

  收拾完书包之后,姐姐打着我带来的伞快步走着,刻意保持着离我两步的距离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家中。

  妈妈早已熟睡,自然不会发现到我们全身湿透的回到了家里。迅速的冲过了澡之后,姐姐一语不发的,又走回自己的房间。在推开门的同时,转身对着正准备走进浴室的我,幽幽的说着:对不起,小弟,姐姐刚刚不应该…你就…忘了吧…然后就把门关上。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了。

  ────────────────────

  那个被我扁得半死的废物似乎没死。

  会知道这个是因为隔天放学回家的时候,没看到电视频道上面有什么校园中发现被痛殴致死的男学生之类的新闻。仔细想想其实我没什么干架的经验,但是昨天心里只想着保护姐姐,再加上怒急攻心,出手一时就有点失控。不过这家伙虽然没死,看起来住好长一阵子的院我看是免不了的。由于我是在下着雨的黑暗中偷袭的,他应该也记不清扁他的人长得怎样吧?我跟雨心姐姐长得一样,不晓得那废物会不会傻得以为是姐姐突然卯起来痛宰了他?想到这点就让人不禁邪恶的笑了起来。

  家里空无一人的感觉让人有点不习惯。昨天晚上妈妈睡着之前预告过了要去给那个色老头请吃饭。不过算一算时间,也超过了妈妈一般应酬的习惯时间。以往妈妈就算有饭局,也就是虚应一下就回家,大致上都不会晚过七点半到家。看了一下墙上的吊钟,都已经七点四十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不放心的拨了妈妈的手机,异常的,居然是关机。我很清楚妈妈用手机的习惯,就算是在开会中,至少也会转成震动。没电的状况则基本上从来没有过。心里感到紧张的我很快的拨通了妈妈公司里一个我认识的同事阿姨的手机,她则说妈妈六点下班之后就出去应酬了,好像公司只有妈妈一个人代表出席吧。

  你们公司在搞什么鬼啊!明明知道那个色老头对我妈心怀不轨还让她一个人出席,我妈出事情的话你们全都不要想活!!我心急的对着电话破口大骂,马上问了清楚那个色老头的名字跟公司,也感到事情严重的同事阿姨很快的向公司报备之后打了电话报警。一方面我则是十万火急的出门跑到大马路招了计程车就往岳阳饭店而去。

  一路上我催促着计程车司机赶快。虽然感到不耐烦,不过这司机的飙车技术也还真是一流,没花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到了岳阳饭店门口。我随手塞了几张钞票给司机喊了免找,就急急忙忙的冲了进去。

  有没有一个什么世昌实业的王秃头订了包厢之类的?甫一进门我就着急的问着柜台小姐。

  您说王总吗?他刚刚拿了钥匙回房间去了。

  他有没有带着一个大概这么高然后黑色长发穿米色套装的小姐?

  有的,那位小姐似乎是喝醉了…

  你们这些白痴!那肯定是有问题啊!!他住哪个房间!?

  很抱歉,我们不能提供客人的…

  你们再跟我多废一句看我不把你们全宰了!

  听我喊得震天响,柜台小姐露出为难的表情,无助的望向一旁的经理,经理则耸耸肩作无辜状。

  你们这些浑蛋…!

  那边那位小哥,不远处一个刚出电梯,穿着西装的中年人向我喊了声,刚刚我在九楼的9311看到有一个秃头的男人抱着一位很像你说的小姐进房间…谢了老哥!

  很快冲到电梯前面按了向上的电梯,心里有如火在烧的我恨不得直接飞到九楼。一出了电梯我找了9311房所在的方向,三作两步的跑了过去,看准了房门,狠狠就是一个旋踢。一下没动,又再补了重重一脚,随着一声砰通巨响,门应声而开。

  妈妈…!

  当我冲进房里时,一个长相猬琐的秃头胖子正将已经失去意识的妈妈压在床上,看到我冲进房间,一脸错愕的回过头来。妈妈的上衣衬衫已经被扒了开来,胸罩则被直接向上拉起,一对硕大的35d雪嫩奶子白晃晃的弹在外面,胖子正一手一只巨乳很享受似的勐抓,下身的窄裙看起来则还没受袭。

  你他妈的给我把手放开!!

  昨天才扁过人的我,用着几乎相同的手法跟角度朝着秃驴的脑袋就是狠狠一记勾拳,把他整个人扁飞到把房间落地窗的玻璃都撞得粉碎。我他妈的怎么最近都在干架英雄救美?飞了出去的秃头胖子撞破玻璃就卡在落地窗上昏了过去,我也懒得再去理他。我心疼的抱着妈妈,将她的衣服都很快穿好,不断的在她耳畔轻喊着妈妈,小扬来了…过了许久,妈妈才悠悠转醒,闭着眼睛全身无力的轻轻倚在我的怀里,彷佛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没多久妈妈的几个公司同事就带着大批的警察冲了进来,看了看卡在碎玻璃里的秃头胖子,迅速了解了现场的情况之后,就让我抱着妈妈赶紧上医院去。

  小扬,妈妈要回家…妈妈浑身无力的搂着我的颈子,轻轻的在我耳畔细语着。

  好…我们回家…

  抱着睡美人般的妈妈,看起来只是有点想睡而已,应该没受什么伤害。我很快下楼招了计程车,没想到居然还是刚刚那个载我来的司机。

  少年仔,看你那么赶,原来是来英雄救美喔?

  对啦对啦,赶快开你的车好不好?

  回到家里,打开家里的灯,我将妈妈轻轻的抱回房间的床上,妈妈稍微有点醒过来的迹象,坐起了身,脸色红润又带着点娇媚的向我说着心肝,妈妈要洗澡…我于是再让妈妈勾着我的脖子,托着妈妈丰满的臀部整个抱起来就往浴室走,开了门把妈妈放下,转了莲蓬头放了热水,便要走出浴室帮妈妈拿换洗衣物。岂料,妈妈从身后将我紧紧抱住,小脸轻轻的在我的背后蹭着小心肝,妈妈要你陪我一起洗澡嘛…转过身来,我轻轻的抱住了妈妈,柔声的说:妈妈别闹了,你刚刚差点就给那胖子强奸了哩。

  我知道,妈咪好害怕…妈妈解开我上衣的扣子,媚眼如丝的抬头望着我。

  可是妈妈要你现在强奸我。

  啊?我有点发傻,强奸是…?

  不是像平常那样干妈咪而已唷,妈咪要你真的用力强奸我,妈咪想要尝尝被强暴的感觉…妈咪的双颊已经红通通像颗苹果似的,小恶魔般的舔了舔性感的嘴唇,一手伸向我的裤裆,拉下拉炼就解放出了我半软的肉茎用细嫩的小手套弄了起来。感觉上妈咪有点古怪古怪的,不会是被那胖子下了什么春药之类的吧?

  可是现在被妈妈这样一弄,我的鸡巴马上就胀成了十八公分的临战状态,就算要收手也太迟了啊!

  真的要我强暴妈妈?会疼的唷。我淫笑着伸出手搓揉着妈妈窄裙下裹着黑色透明裤袜的臀部。

  嗯…妈咪不怕疼,妈咪要小扬强奸妈咪…

  如果我再不回应那就不像男人了啊!

  我很快的伸出狼爪将妈妈的上衣跟胸罩整个用力撕裂,妈妈啊的尖叫了一声,表情显得十分惊恐。不管是不是作戏或是认真的,现在我已经下定决心就来真的狠狠强奸妈咪一次。继上身之后,我又扯碎了妈妈的套装窄裙,并用手拉开了妈咪套在左腿上的黑色透明裤袜,狠狠的一扯就将整条细嫩左腿的丝袜都撕了下来。

  在妈妈的惊叫声中,我将这半条弹性惊人的黑色丝袜在妈妈的手腕上狠快的缠了几圈再打结,然后将另一端绑上淋浴间里已经开了热水的莲蓬头,将全身衣物都已经破得不成样子,只是勉强披在身上的妈妈,从手腕处以仅仅脚尖能着地的状态用一腿的丝袜吊在了莲蓬头上。

  由于热水仍然开着,妈妈很快就全身都浸湿了。很入戏的不停哭喊着不要不要…我将双手暴力的插上妈妈的乳房,狠狠抓弄出了好几道指痕的蹂躏了起来。

  太迟了婊子,我要狠狠的把你强奸得爽到昏倒!哈哈!!

  说罢,我将妈妈下身都已经浑身湿透的内裤往一旁拨开,挺起已经青筋暴露的十八公分肉柱往妈妈不长半根毛的漂亮花穴就是充满狠劲的插入,肉棒刚进入妈咪的桃花源就觉得热烫热烫的,原来妈咪早就已经洪水泛滥,不知是因为被灌了药还是真的发起浪来。不过随着我肉茎的重刺与双手在雪白的一对大奶子带出指痕的勐抓,妈妈大声哭喊了一声,连带的眼泪也一串串的流了下来,看得我心疼了起来。

  妈妈你真的…我甫将停下了阴茎插入就停了下来,不是很确定的看着妈妈哭得梨花带雨的脸。妈妈见我停下动作,虽然还挂着眼泪,却神秘的对我露出了一个勾魂的甜美笑容。放了心的我于是便开始疯狂的抽送起来。

  我他妈的操死你这臭婊,老子这就干死你这荡妇!

  虽然我平常插妈妈的时候就喜欢使劲的插,不过跟现在这种强暴的程度还有一段差距。每次的冲击都直达最深的花心,就算平常状态好的妈妈也禁不起这样爆发力十足的连续摧残。妈妈哭喊着不要的可怜模样,更激起了我潜藏在内的兽性。我将妈妈一条左腿抬了起来,用左手继续狠狠的在妈妈另一条还挂着撕裂的黑色亮光裤袜美腿上抓弄。平常跟妈妈做爱的时候总是爱惜万分,深怕伤了这个心爱的宝贝。现在有谕令在身,奸干起妈妈来可是火力全开。一条左腿抬起来的状态下,肉棒插入阴道的程度显得更加深入。妈妈仍旧穿着一条残破黑色裤袜的右腿踮着脚才能构到地面,紧绷的美腿让原就紧凑的小穴更是紧压到让人鸡巴发痛的程度。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

  你这跟儿子乱伦的母狗,是不是早就想给人强奸想很久了?看我用我的大鸡巴捅死你!

  在开着水的莲蓬头下以从没用过的站立位,用相当逼近极限的状态疯狂奸干着这个陷入迷乱的美肉淫兽。两人都穿着衣服湿淋淋的状况,让我一霎那间回忆起昨天在滂沱大雨中与雨心姐姐紧紧拥抱的画面。记得昨天,姐姐也是穿着一双黑色的透明裤袜呢…想到这点,不知怎么的我就全身慾火中烧,下身十八公分长的阳具愤怒般的激捅着妈妈时,脑子里所想的却是强奸穿着黑色裤袜姐姐的画面。

  喔喔,他妈的,干死你干死你,我早就想让你穿着黑色裤袜强奸你了!

  嘴里喊着暴虐的台词,却不知是对被奸得高潮迭起的妈妈或是心里的姐姐说的。

  想着姐姐秀气的面容,从胸到臀动人的优雅曲线,一双总是穿着性感裤袜的细长美腿,我的肉茎就胀得发疼,已经到了单纯的暴力抽插没有办法满足的程度。

  我突然间将肉棍抽出,正在哭得震天响的妈妈随着我抽出的动作发出了一声空虚般的淫叫,彷佛是催促着我再继续强奸她。

  你这淫荡的母狗不用急,你要的大鸡巴这就来了!

  将踮着一只脚的妈妈转了半个身子,我双手掰开了还裹着残破裤袜的肥美翘臀,肉茎就往中间的菊花穴狠暴插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热水不停的冲刷下,已经看不出来妈妈眼角一串串的是热水或是泪水,只为了满足自己疯狂的肉慾,我一边将手捞住妈妈胸前两粒淫荡的大白奶勐搓,一边下身开始在显然未经人事的菊花穴中艰难的挺进,左脚也顶住了妈妈勉强踮住的那条丝袜美腿紧贴着墙,发疯般的磨蹭。妈咪的菊花穴紧窄得连让手指通过都有困难,更何况我完全是性爱凶器等级的残暴肉棒?我那一丝丝残存的理智让我的凶茎暂缓了暴捅的慾望,停下来看看妈妈的反应。哭叫连连的妈妈却是回过头来给了我你放心般的媚眼,让我满意的继续重新操作起奸干肛门的暴行。

  妈咪紧窄的直肠道像是涂满了黏胶般阻止着我肉茎的挺进,夹弄起我的肉棍是让我爽到想要流泪,让我不禁后悔怎么平常都没发现原来强奸肛门是这么爽的一件事?干着美丽的妈妈,让我幻想起如果现在干的是姐姐,是不是也像美艳的妈妈一样让人畅快无比?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右边的雪白奶子,将手指勐地插入了妈妈无毛的阴处,不仅后头用大鸡巴疯狂的奸干着,前面也用手指熟门熟路的一起插弄。遭到前后夹攻的妈妈整个人陷入了疯狂状态,哭叫基本上已经变成了高声的淫叫,又高亢又细长,一双漂亮的眼睛睁的老大,嘴角张得开开的,流出不知道是莲蓬头淋下的热水还是口水的液体,爽到了感官崩溃的极限。多重快感下的剧烈性爱狂潮,让妈妈湿热的花径很快的开始一阵阵紧缩,连带的使原本就已紧窄的直肠也收缩得更是让人肉棒发疼。一阵阵淫液瀑布般的从妈妈的花心中爆射而出,我已经爽到极点的肉棒也大力的刺捅妈妈的菊门,准备做最后几下喷射前的冲刺。

  此时让人意外的事情却发生了。半开的浴室门被一口气推了开来,而推开门的赫然是雨心姐姐。

  在浴室中淫乱的奸肛暴行下,我完全忘记了姐姐会晚自习回家这档子事,脑子完全陷入了空白,下体却不受控制般的深深捅了最后一下,双手紧掐住妈妈包着撕裂裤袜的一双美臀,龟头暴胀到了最高点,马眼大开向妈妈的直肠里喷射出一道一道浓浊的精液。妈妈很显然的也吓傻了,回过头来瞪大着眼睛望着姐姐完全傻住,但是前穴中的花心却因为我在菊门中的激烈喷射,而再次舒爽得喷泄出了大量的阴精。

  我与妈妈仍然停留在高潮的馀韵中,姐姐只是张大了美丽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弟弟与妈妈竟然在浴室中就展开了乱伦的性交,摇了摇头不可置信的往后退去,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抽出软化了的鸡巴,一股白浊的男精就从妈妈的菊花穴里淫荡万分的缓缓流出。我很快把妈妈手腕上的丝袜解开,随手拿了条毛巾就往身上一阵乱抹,勉强套上裤子就往姐姐的房间跑去。姐姐已经把房间的门锁上,任我在门外怎么叫唤也不予理会。不一会儿妈妈也裹上浴巾赤脚走了过来,带点哀伤的神情轻轻的倚在了我的肩上,嘴里喃喃念着: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会让雨心发现的,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姐姐你听我说…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你们都给我滚开!

  房门内传来姐姐声嘶力竭的哭吼声,让我跟妈妈在门外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实真的,知道迟早会被发现的,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当场抓奸的状态吧?

  尤其是刚刚在浴室中的乱伦淫戏又是如此暴虐,任是谁都无法接受吧。

  妈妈你先回房休息吧,姐姐这边我来就好了…

  嗯…

  说罢,我低下头轻啄了妈妈的嘴唇,便让妈妈回了房间睡觉,我则只能坐在姐姐的房间门口,无奈的等待姐姐冷静下来。

  当我发现自己坐在姐姐房门口睡着了的时候,已经是隔天的早上。姐姐的房间门开着,人看起来已经出门上学了。而我原本裸着的上身多披了件毯子。妈妈还在睡,那帮我盖上毯子的也只会有姐姐了…虽然我跟妈妈乱伦的事情已经被姐姐发现,但温柔的姐姐还是对我很体贴,让我心里暖暖的。

  【完】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