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出差 16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10-22分类: 家庭亂倫

出差

=======================================

(16)

  刚刚进入夏天,天气已经颇热,医院中的冷气空调也不太强,因此半夜就热醒了,

不想吵醒宜静,于是出来到楼梯抽根菸,坐在阶梯上,静静的吸着。

  楼梯下去刚好正对着下一层的护理站,深夜的护理站也没看到几个护士,几乎都是

空荡荡的,不可能看到啥养眼的镜头。

  抽着菸,享受着这一晚的清静悠閒。

  说真的,等宜静没事出院了我才真的是悠閒了。现在呢,只能算松一口气了吧。

  宜静,一个我从来都没想过的女孩,竟然在这短短的几个月,由从前的邻家丑小鸭

,转变成为我可爱温柔的女友,想来还真是不可思异。但是,另一个不可思异的女人-

--杨英呢?我又该如何面对杨英跟宜静还有我的未来呢?

  这样想真是对不起宜静,才刚刚跟她定下关系,但是心中却想着另一个女人,甚至

还幻想着有没有可能大想齐人之福,有没有可能既拥有宜静,也拥有神秘而又充满惊奇

与魅力的杨英。

  男人的劣根性,在我此时的脑海中大掀波澜,虽然有了宜静,还是舍不得杨英。仔

细想想我还真是贱!其实从头到尾,我几乎都是被杨英牵着鼻子走,被她玩弄摆布,但

是她就是那么的吸引人,那么的有魅力。

  得陇望蜀,我真是不应该呀!

  楼上有几人从楼梯走下来,我靠在楼梯转角下方一点,要是擡头看看也许可以看到

春光,不过那脚步声摆明了是男人的皮鞋声,所以我连头都懒得擡了。

  突然间,后脑一疼眼前一黑,我就昏过去了!

**************************************

  『好痛!』醒来后的第一个感觉,当然是痛,不然之前的那一下子是敲假的吗。不

过小说嘛,不这样起头,又怎么告诉读者我醒了,接着展开故事。

  总不能说我醒了,感觉好舒服吧!除非我死了,不然痛是一定的啦!

  「英哥,他醒了。」刚睁开眼就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说。

  「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们是谁?」我已经看清楚,旁边有好几个男人。我微一缩手,可是却发现了我

是被绑在一张床上,成大字形,身体几乎无法转动。

  「你们要干么?」我急喊。

  「小声点,吵死了。」一个男人拿出一把水果刀,在我的脸前挥舞着。我当然乖乖

的噤声了。

  我迅速的左瞄右瞄,发现在我的右手边有一张病床,床上一个男人要死不活的样子

,身上插了不少管子。这是一间单人病房!我正躺在家属陪伴用的床上,旁边有大约五

六个男人,其中有一人个坐在旁边的唯一的一张椅子上,那个人居然就是在餐厅猛看我

的那个死玻璃。这些人一看就是混混流氓之流。

  「你们抓我来干什么?」我小心地问。

  「你看看那边,你认识他吗?」那个死玻璃问我。

  「不认识。」我刚刚看过那个半死不活的家夥,我并不认识他。「你们是不是抓错

人了?」我怀抱着一丝的希望问道。

  「不会错吧,我们盯你好久了。你再看一看,你认不认识他?」

  「我真的不认识你们,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又说。

  「不认识是吧?」那死玻璃说「可是你却上了他老婆!」同时他的脸靠了上来。

  「啊!」我瞬间冷汗直冒。原来是....

  「才两天没盯你,你居然自己跑来了。」「来得正好,省得我们下去抓你上来。」

  「你们是?」我已经猜到了,但是还是不死心的一问。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是谁。那边那位是我们的黑龙老大,也就是李英扬的先生

,你这样应该够清楚了吧。」

  「我...」没想到杨英的老公出事了,躺在那边半死不活的。

  「所以喽,我们没抓错人,是吧。」

  我有点意外于他的谈吐真不太像黑社会的。

  「你说••••我们该怎么处置你呢?」他突然冒出这句话,让我神经立刻紧绷起

来。

  「处置我?」

  「是啊,你跟我们大嫂似乎有点••••不用我说吧。」

  「我没••」我刚刚开口想否认,这是黄大教授大一时就教过我,遇到这种事千万

千万不能认!就算抓奸在床都要设法转,说是神明附身帮她治病都可以掰,反正就是两

个字:「否认」

  「别否认!你知道我没有冤枉你!你不要把我当白癡!我最讨厌人家把我们这些道

上的人当白癡了」一边说一边拿着把刀子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我把刚刚要说出口的否认字眼全都吞回去了,教授啊!您的教诲无用啊!因为我不

敢跟刀子作对啊!

  「你知道吗,在我们的规矩里,你会被如何处置吗?」

  我噤若寒蝉,不敢出声接口。天啊!我这次完蛋了!我要嘛被杀,要嘛被阉,绝对

不是什么好下场的。当初知道了杨英的背景之后就一值担心着,哪天会不会东窗事发,

面对这样的场面,可是怎么都没想到是来得这么快。

  上帝啊!我这辈子也才嘿修了没几次,你不应该这么狠,这么快就要把我的家俬回

收了吧!我••••不甘心啊!

  『咖啦!』门口猛的被打了开来。

  有救了!要是来的是护士还是医生的话,那我就有救了。

  「英哥!抓到了。」

  我一看,完蛋了!居然是Jack!

  「Jack!」我叫道。

  「大雄!你怎么也被抓来了!」Jack说。

  「哼哼,你们果然是认识的啊。」

  「认识又怎样?」Jack说。

  「没怎样,奸夫淫妇,你们还真可以凑成一对哩。」

  「哼,胡说八道,你们老大怎么了?还没死吗?」Jack说。

  「讬您的福哪,还死不了。」病床上的那个老大居然开口了。

  「黑龙大仔!」

  「别叫那么大声,••我还没死哪。」声音虚弱,有气无力,断断续续的,倒真是

快死了的样子。

  「人家说祸害千万年,你这老不死的还真不容易死。」Jack毒辣的说。

  「哼哼,承您贵言,死不了倒要谢谢你了。」

  「哼哼」Jack冷冷的哼两声。

  「你们两个••胆子不小啊!•••我的女人•••你们都敢玩。」

  这话真是有点诡异,通常这种话都是只对一个人说,不会是两人,而且还是一男一

女,想想还真是有趣,但是,身为其中一个被指责的主角,我就很难笑得出来了。虽然

他说话时一副有气无力要死不活的样子,但是话语间的威胁还是相当强烈。

  「是又怎样!」Jack说「她的心从头到尾根本都没有向过你一秒。」

  「唉∼∼是啊∼∼」黑龙老大居然会如此说。

  「你这个死恐龙,只会用威势硬逼,抢取民女,简直不是人!」Jack继续骂。

  『啪!』

  「住口!你敢骂我们老大!」旁边想拍马屁的小喽喽一巴掌打了下去,Jack的脸颊

马上出现五条火红的指印。

  「骂又怎样,我就是要骂他,死恐龙,丑恐龙,没种的烂恐龙••」Jack继续骂。

  「唉∼∼算了吧!」黑龙说。

  「你....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黑龙又说。

  「你可知道,••我是多么喜欢英扬吗?•••当初她说愿意嫁给我时•••,我

是多么的高兴啊,•••但是,...唉...后来才知道,••那是她爸爸••逼她

嫁给我的。」

  「当年,她爸爸知道••我喜欢她,••而他当时••在帮中地位不稳,••同时

得罪了许多人,••因此想依附我••帮他巩固地位,••于是就骗英扬,说我••逼

她嫁给我,••不然我要杀了她爸爸。」

  「英扬不得以•••才嫁给了我,••但是当时我••一点都不知道,••于是,

看起来就是••我抢逼她嫁给我了,是吧。」

  「你这么说,只是想推卸责任。」Jack说。

  「推卸责任?••你说我有什么••好推卸的?我怕你吗?嘿嘿嘿..况且,我都

快死了..」

  「老大!」

  黑龙微微摇摇头说:「是快死了啊!我这病好不了了。」

  「你是?」Jack问。

  「肝癌末期。」黑龙说。

  「老大!你不会死的,你...」

  黑龙微笑,闭目说:「别骗我了,我可也是唸过书的人。」他转头望向我「你不知

道我也是个博士吧!」

  「博士!」我诧异极了。

  「可是,我即使是博士,•••即使是强逼英扬••嫁我,但是••那不表示,•

我就可以忍受你们•••跟英扬的关系!」

  他虽然一副快死的样子,但是这话说出来仍是魄力惊人。

  「哼」Jack不在乎的用鼻子冷冷的哼一声。

  「老大,我们砍了他们吧!」

  「哼哼,不用急,••直接砍死了,太没趣味了,••我要他们受尽屈辱再死!」

  「你敢!」

  「我不敢?嘿嘿嘿•••你们••先扒了他们两的衣服,••我倒要看看这两个人

••有啥好,让我的英杨••这么癡迷。」

  「走开!放开我!你不要乱摸我!」Jack惊叫频频,但是还是被扒光了,而我早被

绑在床上,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况且他们拿的是刀,用刀割开我的衣服,我那敢乱动

乱叫。只是他们还真大胆,Jack尖叫频频,居然也没人进房来看看,大概他们在门口也

派了不少人吧。

  上次见过Jack时就知道,她的身材实在是很好,修长的腿更是迷人,可是现在她被

扒光光,才发现他的身材不只是好,简直就是超等级的好!尤其是那白皙的皮肤,吹弹

可破简直就是专门用来形容她的形容词。

  她被扒光之后倒似乎是看开了,甩开抓住她的小混混的手之后说:「别抓我,我自

己站好。」甚至还走到黑龙床前,大声的说:「你爱看就给你看吧!」

  「嗯,啧啧•••果然是好身材!•••要是我还没病倒,••我一定上了你,•

•可惜了,现在••我那边也不管用了。」

  「不过,那位的东西••好像还挺管用的样子。」黑龙瞄着我的胯下,我的老二早

早就因为眼前Jack的关系自动立正站好了。

  「啊!」旁边一个小喽喽居然抽出他的皮带,抽打我的老二!靠!你给我记住!

  「你们帮我把它给割下来吧!」黑龙说。

  「我来!」旁边那个死混混居然拿出一把手枪「老大,我先把它给打烂,再割下来

,你说好不好。」

  「好!好!别急啊,一次敲一颗!」死黑龙居然精神变好了。

  「停手!」那死玻璃说道「黑龙大仔,我有一个好主意•••嘿嘿嘿•••」

  「什么主意?」黑龙说

  「你叫Jack」死玻璃对Jack说「妳是同性恋没错吧!」

  「哼,明知故问。」

  「如果要你跟男人上床,妳会不会爽啊?嘿嘿」死玻璃不怀好意的笑。

  「你!」

  「喔∼你是要她•••」黑龙老大说。

  「老大!我们就让她作她最讨厌的事!这臭小子的烂屌随时可以割,可是这女人就

难了,我就是要她作这辈子最讨厌的事,让她对不起英扬,让她们以后都没办法在一起

,让她难过一辈子!」

  「嘿嘿•••阿英啊!你真聪明!•••嘿嘿•••好极了•••」

  「不过•••嗯•••嗯•••好••」

  死玻璃附耳跟黑龙说了一些话,黑龙听得频频点头。

  「我要妳跟他,现在就表演给我看!」黑龙转头说。

  「妳先给我吸他的老二!」黑龙说。

  「啊!老大,这太便宜这小子了啦!我来好了。」旁边的小混混好几个都说。

  「是啊!老大,你这样便宜了这个臭小子了。」

  「你白癡喔!你敢让她吸?不怕她把你的老二给咬下来!」

  「啊!对喔!你说得对。」

  「不急!我就是要看看•••英扬的两个姘头••互干!嘿嘿嘿•••我就是要他

们干了,•••以后••看她们怎么••面对英扬,还有英扬••怎么面对她们俩!•

•哈哈哈•••」黑龙说。

  「等她们干过了,••你们再一个一个••轮流干她,然后••把那小子割了,•

•剁碎了叫她••吃下去,哈哈...你们说好不好啊?哈哈...」

  「嘿嘿嘿,老大高见,让她们以后没脸见英扬,没屌可以干。」那个死玻璃说。

  「你们!••••我不吸,我死也不吸。」

  「喔,妳不吸喔,那简单,我们立刻割了他,然后我们一个一个轮流干妳,妳说如

何啊?」

  「况且,妳现在只不过是吸吸他的屌,又没要妳真干。说真的,妳拖的时间愈久,

愈有可能有人来救妳们,那妳就有机会不被我们干,他也不会被我们割了。妳是聪明人

,妳应该知道这道理吧。」死玻璃不怀好意的笑着,当然这只是讬辞,他根本不以为有

人会来救我们。

  「••••」Jack踌躇着。

  「不要傻了!他们是骗妳的。」我说,我明知道这么一说我大概马上要被割了,但

是我实在也不愿意她受这样的侮辱,尤其我又变成帮凶,侮辱她的工具。

  「可是你•••」Jack说。

  「不要紧!割就割吧!不能让他们如意!」我说「况且,老子已经上过他老婆!这

时再来割,他也还是一头绿。哈哈•••」我故作豪气的笑。

  「你们听听看啊!这对狗男女好伟大耶!居然都肯为对方牺牲耶!你们可真对得起

英扬啊!」死玻璃又再说风凉话「唉∼好人都是这么笨的啦!明知道是不可能的,可是

只要给他那么一丁点的希望,要他们做什么事都可以啦!哈哈哈•••」

  「没错!我知道你骗我,但是,就像你说的,时间愈久,愈有可能会有人来救我,

所以我愿意。」

  「Jack不要!」我说,我抱着壮士断鸟的决心说「你这死人妖,不男不女的,我要

是让妳吸了,我以后也不举了,妳吸了我也不会感激妳,妳敢吸,我就翻脸。」

  「阿英啊!你真是妙计啊!都如你所说的啊!嘿嘿•••」

  「是啊!两个情敌居人可以为互相着想耶!真是奇蹟啊!谁说奇蹟要神才会创造的

呀!你看我们不是把死对头凑成一对了吗?哈哈•••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